分类
经方内科医案

从一疑难病论说方证的可靠性

提醒:文章内所提及的方剂或中药使用方法,仅供专业医生参考和学术探讨,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、指导,非专业人员请勿套用或试用治病,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,否则,一切后果自负!

​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一个病例,可能需要你有点耐心才能看完,病程久,病情复杂,里边有不少名家手笔,学一下或许能学到不少东西。

当这个病人来找我的时候,我非常惊讶于这个病人对中医的执着,但治着病的时候,发现对中医这种执着,也是让他一直病治不好的根源。

我们先来看病历:

男,今年51岁,身高1.85米,体重75公斤。

我在9岁的时候得过急性肾炎,肉眼血尿,面部四肢浮肿,住院治了有一个月吧,有点好转但不大,因为家里困难就出院了,可能那个小的可怜的医院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后来就在家调理,我只记得针灸和不吃盐,后来慢慢好了,那是小学2年级。但是总是小病不断,经常头痛,在上初中的时候,有几次头晕目眩的情况。高一时得过过敏性紫癜,后来吃中药治好了,大学经常锻炼身体较好,86年参加工作一直到2004年11月都还可以,但在2000年6月份的时候,早晨锻炼时右脚跟腱断了,只是想跳一下,没有过猛的情况,结果就断了,住了20多天院,又在家养了一个夏天。

2004年11月份,感觉尿热稍痛,以为是感染就打静点(好像是先锋霉素),打了2周无效,就做了个尿检,发现有蛋白和潜血,做彩超说是双肾有弥漫性改变,因为要过年了,就没有去外地看,在当地吃的中药,吃了有3个月吧,蛋白和潜血都没有了,过了年在正月初五去的北京,朋友带我到305医院找的专家,整个检查都正常,医生告诉我注意保养。回去后觉得没什么事就正常上班,那是应酬比较多,大约过了4个多月,又发现有蛋白和潜血,又去找那个中医治,这次效果不好。

后来就去了黑龙江中医药大学找了个专家(博导吧)吃了有一年的中药,效果一般,时好时坏,蛋白和潜血时有时无,本人无太大的感觉,就是有时累点,接下来一直在看病吃药(以前的方子都没有保留),到2007年知道了哈尔滨有个肾病名医张琪(我这离哈尔滨500公里),但号根本挂不上,要等很久(一般一个半月),而他每周都查房一次。

所以我在2007.6.4住进了他所在的医院—黑龙江省中医院肾病科,处方如下:当归20,羌活15,防风15,升麻15,猪苓15,泽泻15,茵陈15,黄芩15,葛根15,白术15,苍术15,苦参15,知母15,甘草15,桃仁20,赤芍15,红花15。我带了一个月的药回家了,效果还可以,蛋白和潜血都从2+到1+。7月2号我又去住院开方:怀牛膝20,地龙15,鸡血藤30,当归20,川芎15,红花15,赤芍20,桃仁15薏米30,土茯苓30,熟地20,山萸肉20,枸杞子20,巴戟天15,肉苁蓉15,甘草15,这个方断断续续吃了有近一年,有时蛋白潜血没有了,有时又有了。2008年6月我又住院这次的方子。这个方吃了半年,效果也是时好时坏,以后就没再找他,因为他年岁大了不在查房了。

从2004年开始,我的烟酒基本都戒了。从2008年到2011年5月这段时间,身体虽说不是很好,但还可以上班。

到了2011年6月感觉腰酸,两足跟痛,就去了北京东直门医院找吕仁和看的,处方:处方:狗脊10,川断10,川牛膝30,炒杜仲10,熟地10,白芍30,山萸肉15芡实10生甘草10,14剂,吃完后足跟痛大减,其余症状还有,又加了枸杞15,又吃了14剂,足跟痛基本好了,在没有吃药。

本次发病时间:大约从2011年12月中旬开始,偶有失眠,到12点后还无法入睡,就静坐四五十分钟后能睡,但醒得早,一般4-5点吧。当时没有发热等情况,也没有在意。接下来失眠有所加重,而且每天都睡不好,到了2012年4月就整夜无法入睡了,因为右肋肝部发热,2-3天才睡一夜。

所以在2012年5月14日到了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东方医院住院,住在肾病科,第一次方:黄连20,苦参20黄芩10,谷精草30,白术30,苍术15薏米30,合欢花15,首乌藤60,牡蛎60,龙骨60。7剂,颗粒粉冲服。吃后热有所退,觉也能睡一点,但感觉不好。

第二次方:生地60,山药30,黄连20,苦参10,鱼腥草30,白术30,苍术15,苦杏仁30,合欢花15。首乌藤60,牡蛎60,龙骨60,7剂颗粒粉冲服,吃后热有所退,觉也能睡一点,但感觉不好,而且感觉怕风了。这个医院一般2周就让你出院了(可能是要求出院率)。

出院带了21天的药,处方:生地60,山药30,黄连20,苦参10,鱼腥草30,白术30,苍术15,苦杏仁30,合欢花15。首乌藤60煅牡蛎60煅龙骨60,豨签草30,穿山龙30,鸡血藤30肉桂1一点,吃后和以前基本一样,睡觉不好,右肋发热还有。

3周后就是6月21号,又去找他看,处方:生地100,百合60,地骨皮30,丹皮20,郁金20,龟板20,豨签草30,穿山龙30。忍冬藤30,30剂。我没敢吃。此人是东方医院的肾病科主任,学历很高叫王暴魁。害我正气大伤。

之后吃过一些治失眠的方子,疗效甚微,到了8月份又在网上有个叫彭建中的教授,是赵绍琴的徒弟,治病挺好,就又到北京找彭建中,那是8月30号,他在北京永安堂坐诊,处方:柴胡6,黄芩10,川楝子10,灵磁石30,蝉衣6,僵蚕10,片姜黄6,全虫6,珍珠母30,生龙齿30,蛇蜕6,山萸肉15,萆薢30,土茯苓60,玄参30,生地30,7剂煎服,这个药吃完当天晚上就能入睡,而且能睡一夜,中午也能睡一个小时,但就是感觉不舒服,连着吃了4天,我以为这回差不多了,打算带药回去了,谁知道第5天开始不好使了,而且发热加重。

到第7天去找他说了一下状况,又下处方:柴胡6,黄芩10,川楝子10,灵磁石30,蝉衣6,僵蚕10,片姜黄6,全虫6,珍珠母30,生龙齿30,蛇蜕6,银连翘各10,萆薢30,土茯苓60,玄参30,生地30,小蓟10,紫草10,卷柏10,蛇舌草30,,3剂煎服,吃后无效。

第3次处方:柴胡6,黄芩15,川楝子10,小蓟10,炒栀子10,淡豆豉10,生地30,紫草10,玄参30,灵磁石30,全虫6,蛇蜕6,银连翘各10,蛇舌草30,枳壳30,珍珠母30,生龙齿30,龙胆草10,3剂煎服,吃后无效。

这时有个朋友也是肾病,她说协和有个中医很好,叫董振华,她吃了他的药效果挺好。这样我就去挂他的号,太难挂号了,处方:黄芩10,黄连6,生地15,当归10,赤芍10,生黄柏10,炒栀子10,丹皮10,水牛角面5,干姜10,秦艽10,荆芥炭10,穿山龙30,生甘草6,淡豆豉5,14剂。吃后前5天都能睡觉,从第6天开始就不好使了,一直吃了12付,太难受了,在没有去看。从那时我几乎失去了治病的信心,后来我就开始看书找方吃药,总是不见好转。在13年4月25日开始吃安定片,每晚2片,但即使睡了,醒后也不舒服。

2013年6月又去北京,这次在中国中医科学研究院的两个附属医院看的,就是西苑医院和广安门医院,效果还是不理想。

从北京回来,就托人找我们这里的国医大师张琪,因为他年龄太大了(91)岁,每周出一次诊,只看10个人,号是很难挂的。

在7月9日第一次给我看了病,诊断为血瘀血热,处方:柴胡15,生地20,桃仁20,当归20,红花20,枳壳15赤芍15,川芎15,双花20,丹皮15,丹参20,焦栀子10,连翘15,青蒿15,天花粉15,甘草15,白术20,山药15

7剂煎服,这个药吃到3天时夜里开始口干口渴,右肋的热也没有见退。

7月16日第二次处方:生地15,水牛角20,赤芍15,桃仁15,当归15,红花15,柴胡15,丹参20,连翘15,炒栀子10,玄参15,寸东15,青蒿15,地骨皮15,白术15,山药15,甘草15,,7剂。这个药当晚吃后一夜没睡,极其不舒服,无奈只有等到下一次约诊的时间,9月13号,这次我说了上次的情况,处方为:当归20,生地15,二冬各20,柏子仁20,酸枣仁20,远志15,丹参20,玄参15,太子参20,茯神20,茯苓15,石菖蒲15,知母15,桔梗15,五味子15,元肉20,大枣3,首乌藤20,丹皮15,甘草15。7剂下次约诊11月15日。这个药吃后睡眠有些改善,睡的踏实了一些,但还需要吃安定,而且我感觉胃部不舒服。

就在9月30号又找他调一下方:
当归20,生地20,二冬各20,柏子仁20,酸枣仁25,远志15,丹参20,玄参15,太子参20,茯神20,,石菖蒲15,知母15,桔梗20,五味子15,元肉20。天花粉15,首乌藤30,丹皮15,甘草15,紫苏15,砂仁15,石斛20,,这个药吃后更凉。但睡眠有了改善,现在虽然入睡困难,睡的也不好,但不用吃安定了。右肋部还有郁堵的感觉,也有点热,右侧耳鸣,右足跟痛,每天都不舒服,具体的细节见面看看吧。

忘了主要的一个事,双手指头肿,鼻子时常肿

娄绍坤开的柴胡加龙牡汤一周无效,第二周杂方。

李士懋开的补中益加六味地黄汤,二周一点无效。

以上基本是治疗的历史。十几年的经历,有点琐碎,有点长,看着心堵。

接下来我们看病人的现状:

现在最难受的是:严重失眠(有时整夜无法入睡)

失眠情况:右胁部及下部有发热,严重时心烦,然后胃脘部也发热。从2011年12月去贵州办事,估计可能当时受风寒了,回东北后也没觉得感冒,加上单位事忙,家事也不顺,那时开始失眠,但并不重。偶有一两晚入睡困难及睡的时间较短,后来发现右胁及下部有发热。测体温正常,这时候开始有烦躁及整夜的失眠。有烦躁。现在烦躁轻了,仍然失眠,靠吃安定维持,有时吃安定也不好使。

另外,慢性肾丸16年了,尿蛋白潜血2+左右,肾功还好。皮肤不好,左腿静脉曲张。

不感冒,不出汗,皮肤干燥,局部皮肤病,不痒。面部皮肤干燥,精神状态不好,冬天手脚凉。肚子有肠鸣,但不重,也不是总有。疲劳。

早上口苦,右侧耳鸣,有时两侧。前几天眼睛发红,内眼角痒的厉害,现在还有点痒,右胁发热,不觉得胀或疼,视物有花的感觉,心烦不愿意说话。
无胃口,不饿,硬吃,饭量比正常人要小。无口渴,不喝水,小便时清时黄,大便早上一次,发热,稀烂,心烦的时候比较多。

拿到问诊信息的时候,我发到教学群,很多学生很轻松就判断出这是柴胡证了,虽然不是每个人开的方都精准,但大方向基本判断无误,看到他们的判断,我还是比较欣慰的。如果不是学伤寒论,估计连边都摸不到,治疗史中不乏名医,为什么疗效不行?这个还是跟辨证不准有关。

先来看条文:

伤寒五六日,已发汗而复下之,胸胁满微结,小便不利,渴而不呕,但头汗出,往来寒热,心烦者,此为未解也,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。

少阴病,得之二三日以上,心中烦,不得卧,黄连阿胶汤主之。

这个病人我给的是柴胡桂枝干姜汤、黄连阿胶汤、三黄泻心汤。喝完柴胡桂枝干姜汤之后,肝部发热已经降得微乎其微了,但还有热降不下来,再用黄连阿胶汤,当晚已经能睡三个小时。还是觉得胸口有热,再用三黄泻心汤,当晚能睡六小时。两三天之后,脸上的皮肤也开始光滑了,原来一直粗糙到掉皮的。

原来想着这个病人可以一路治下去,似乎没有悬念。

但是,这个病人久病成医,对伤寒论也有所每次用方都想和我探讨个用方思路,说服不了,就不可能用药。最后,我看他说的一些话,觉得这个病人不可能再治下去了。比如:

我这个病的病机就是肾炎糖尿病的根源,不然你治此种病只能维持

现实社会中,很多中医人都是满满的自信,其实未必如何。黄X如何,难道他老伴的气管病这么多年都没治疗?

可能有很多病人半路停止治疗,你真的认为全是病人的问题?经方对上证的也有不少,但大多数能对上部分证,所以吃两三剂有效,之后无效,再调几次也是同样,最后停治了。我问过相当多的病人皆如此,老代群有很多人让老代治过,我们都有过交流,最后都不吃药了

我学经方我是学它的原理。我认为经方是讲人体气机的

许XX那里我也去过了,也没有那么神,患者了了

说实话我最先学的经方,只是没背下来,然后转入现代派,后来我发现没有第二个人搞懂了人体的机能,别看出了那么多古代名医。那些人的方子只是个案。

国医大师张琪今年90多岁了,他先是经方派,后转入时方,后来专攻肾病,他这一生都想办法解决一个核心问题–中焦湿热的问题。杜雨茂肾病专家,死于肾病。

从这些观点来看,他不仅觉得我这个搞方证的是不靠谱的,而且开始怀疑中医的整个体系了,他已经忘记了就是我这个搞方证的治好了他最大的问题。

面对这种似懂非懂的病人,我只能一声长叹:天雨虽大,不润无根之草,我只能说,我水平有限,麻烦另请高明。

我也终于理解,前面有些医生的处方可能并非无效,而是病人自作主张停药或换药导致。我也建议,越是疑难病,看过的医生越多,越是要保持空杯心态,相信自己的医生,不要拿过往的经验来判断当前医生的水平,如果你觉得都对的话,早就该找对医生了,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治好。

经方的方证辨证,是一种纯朴的辨证方法,没有华丽的辞藻,也没有完美的解释,但是非常实用、疗效可靠,有效率高。经方的方证也不是只把条文读熟了就可以的,还需要博览群书和大量的医案练习才能凸显它的优势。

我一直坚持纯正的经方,并不是说经方能治所有的病,而是花同样的时间精力去学习,经方更容易掌握和更容易提高疗效。

医案说明:

1.所有的医案均为袁遇秋或其学生自己治疗的医案。

2.有的医案比较早治疗,但反馈比较慢,所以发布时间比较晚。有的医案比较后来治疗,但是反馈比较快,所以发布时间早。医案的整理发布时间和医案的治疗时间,这个先后不能说明什么。

3.同一个疾病可能有多个治疗方案,遇秋采用的只是其中之一,不是唯一,也不一定是最佳的方案,仅供参考。


欢迎学习袁遇秋中医课程

1.经方知要课程

2.临证中药课程

3.实用针灸课程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